公告 给玩家的报告 官方 2020年6月8日

各位关注到《映月城与电子姬》的玩家,你好呀~

这次,主要是希望回答各位玩家关心(也许)的一些问题。

那我们就开始吧。

问:幻刃网络?你们不是做《ICEY》那个吗?
答:对。

问:什么?《ICEY》新作要出了?
答:抱歉,目前还没有。

问:那你出来哔哔什么?话说,你谁啊?
答:我是个程序员,大家可以叫我Sean,读作小羊肖恩的肖恩(其实我更想说肖恩康纳利但是怕暴露年纪……

问:程序员?那你有头发吗?
答:水平太菜,还是保住了一些。

问:幻刃的程序员?那《ICEY》的代码难道是你写的?
答:对,掺杂了一些奇怪的程序员梗私货(比如主之名房间的ASCII密码)非常抱歉。

问:哇,原来是大佬,失敬失敬。不过我还是好奇你程序员不好好写代码,怎么跑这来哔哔了?
答:代码……有好好在写呀,最近感觉一瓶洗发水越用越久了。这次也是有玩家私信我,说很多人都已经关注到这个项目了,也有很多疑惑想得到解答。

问:疑惑?并没有,我今天才知道你们搞了这么个游戏,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游戏宣发方面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哪有官方啥都不说要我们玩家自己挖掘信息的道理?
答:我也很纳闷这么多年下来我们最大的长进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头发。

问:好了好了,别玩你的头发梗了,知道你是程序员了还不行吗。那你好好说说这些年你都干什么了?
答:哦,这些年……哎,一言难尽。

问:唉,我想也是,那你说吧。
答:一言难尽

问:???
问:好吧,有机会再审你,要不你先说说这个什么电子姬吧。
答:哎,一言难尽。

问:Alt + F4。
答:别别别,我说我说,其实我也是中途出来背锅的,《ICEY》上线之后原作团队主要还是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维护和平台移植工作,这段时间团队也新加入了一些同学,做了新的一些尝试,主要是自知能力太弱,希望通过一些项目锻炼自己,锻炼团队。

问:这不挺好吗,知道差距了就要努力赶上,然后呢?你怎么就背锅了?
答:做了一半,负责的人跑路了。我只好出来接手……

问:……,不对啊,接手怎么是你出来,Mark呢?
答:刚刚也说了嘛,这个游戏本身也是希望用来提升自己锻炼团队的小项目,Mark 当然是负责主要项目啊,哪能让他老人家分心啊。

问:什么!你老实交代,他是不是在做《ICEY2》,嘿嘿嘿。
答:这……不敢说不敢说,最近疫情期间工作不好找啊。

问:好吧,听上去好惨一项目啊。所以到底这游戏跟《ICEY》有什么关系吗?
答:没有关系,就一普通手游,我接手以后,重组了团队,想好好把它做出来。

问:那你干嘛还要做啊,砍了呗
答:这个项目本来就是想锻炼锻炼自己的,我们在很多正常游戏公司的正常能力方面还有着非常大的欠缺,不把这些技能点点好,就算做出了大家喜欢的游戏,也只是一时侥幸罢了。而这些通常的能力,都只有在做的过程中才能慢慢学会。即使开新项目,其实要做的东西和学的东西也是差不多的,况且我感觉这个项目还是花了些钱的,说砍就砍心疼嘛不是……

问:果然还是心疼钱!不过这样也对,这都是我们这些买《ICEY》的玩家的钱,我可不想因为什么人一句话就打水漂了,我可是全平台都买了一份呢。
答:感谢支持!

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差不多了解了,我先问一句,这游戏名字这么这么奇怪啊?
答:这……我也觉得啊!!!但是起名字的人跑路了我也没机会问他是怎么想的,况且这版号也下来了……没机会改了不是。要是我来起,我准备叫《21天精通biubiubiu》,怎么样,是不是很吸引人的样子(自豪脸

问:那……还是叫电子姬吧,呸,还是叫映月城与电子姬好了。这游戏怎么玩呀,好玩吗?
答:我是一个经常会胡思乱想的人,在想一些问题有些“走火入魔”的时候,常常觉得世界好像是虚幻的。而有那么几次,因为某个人,一道光,会被一种说不明的“真实感”击中。“寻找真实”就成了我一个很强的执念。虽然经常因为被人说“在虚构的故事当中寻求真实感的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而伤心。但是,我还是依然执着于“真实”。赛博朋克的黑色幽默,就在于明明是一个科幻的世界,却处处透着真实的寓言,明明是人类的真实情感,却在仿生人身上找寻。这些问题,一直围绕在我周围,也带来了同样思考这些问题的伙伴。现在,我们希望一起尝试寻找更多相信“真实”存在的人。至于游戏本身,是一款 2D 俯视角射击游戏,日系画风,与赛博朋克世界观的故事。我们希望做到赏心悦目的畅爽体验,但是更重要的,就算真的是脑袋有问题,就算是虚拟的世界,我依然想找到真实。

问:啊……说了这么长一段我觉得你挺善于说话的啊。但是啊不管你花言巧语,我之前可是参加过测试的,目前的情况感觉完成度还不是很高,这个时候放出来见人你不怕我们骂你,给你打低分吗?
答:我怕,但是不放出来让大家批评,就永远不知道如何改进。很多时候我自己花很多时间想做到的地方,最后会发现只是我个人的执著,反而很多大家会关心的部分,我没有抽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做好。这些都是我需要从大家这里获得的力量。

问:哦,懂了懂了,合着我们就是工具人呗,虽然号称要做好游戏的制作组我见多了,但是看你这么诚恳,我先暂且信你,看看你做成啥样。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电子姬氪金吗?
答:明确说,氪金,不是一次性付费的买断制游戏。

问:哦吼,你们变了,债见!
答:大哥,这项目我接锅的时候就是按照手游设计的呀,是个希望大家可以玩很久的游戏,而且项目目的之一就是尝试联网功能的开发。这种类型的项目的模式几乎不可能按照买断来设计(除非守望先锋和吃鸡那种竞技类,这个我们实力就更更做不到了)。而且这也只是我们其中的一个尝试而已,毕竟单机再好玩也就是几个小时时间,我们自己日常也是要玩网游填补空白的嘛。

问:那你们运营良心吗?
答:我一直觉得运营良心这个提法挺奇怪的,游戏说白了也是个卖手艺的服务业,跟饭店超市没啥本质区别。作为一个给大家带来情感体验的手艺,更恰当的类比的话我觉得比较像喜剧演员。自古卖艺就是讨赏钱的行业,手艺好观众多也赚得多,手艺差没人看,也没什么良心不良心的。大家都是用脚投票,把活儿做好,大家就不需要你的“良心”。把观众当傻子的演员注定是个傻子。而活儿不好又大赚特赚的,我觉得那只有骗子了。

问:那你是骗子吗?
答:不是。

问:好吧,啊,我是觉得你真能说啊,其实我中间都没看,太长了,总之你说啥我且信一半,看看情况再说。
答:那你记得把上面预约点了啊先!